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永恒之心 > 第0121章 归元大战,血幕现

第0121章 归元大战,血幕现

 热门推荐:
    呼嗡嗡!

    那阴石棺上浮现一层黑灰光焰,亮起种种诡异阴文,继而腾起滚滚的黑灰焰气和阴森雾霭,瞬间吞没对面的二男一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霎时。

    一片天际区域,被黑灰焰气和雾霭吞没,内中爆响,声声震彻战场天地。

    隐约间。

    可以看到阴石棺上的神秘枯木身影,与对面二男一女,打得昏天地暗,附近云雾山峦,层层破裂,刮起一阵阵灰暗旋风,其强大余波,连化气境都要避让。

    相距老远。

    交锋区域产生的风暴气卷和爆裂轰响,让城楼上的陈宇等人心惊肉跳,有种蝼蚁仰视神灵的错觉。

    锵咻!

    忽然,一道橙灿灿的耀眼剑霞,从那滚滚的雾海焰气中,穿透而出。

    轰轰轰!

    紧接着又是几道惊天爆响。

    陡然!

    有几片橙色剑霞残风,从天际掉落,地面上当即被斩出几道十几丈的壕沟。

    “啊啊啊”

    惨叫声连忙不绝,被橙色剑霞残风掠过的身影,全部被绞成血色肉沫。

    那一刻。

    被波及死去的双方成员,多达二三十人,就算是炼脏巅峰,甚至化气后天,沾之即死。

    蓬嗤!

    又有几片黑灰焰气,从阴石棺上炸裂开,化作几十上百条的黑色焰气丝,溅射向各处。

    这其中,城楼附近首当其冲。

    “快躲开!”

    卢云城上,一片大乱。

    其中几道黑色焰气丝,飘掠向陈宇这片区域。

    “啊啊啊!”

    黑灰焰气丝所过之处,无论炼脏期,还是通脉期,一沾之下,瞬间化作一堆焦灰。

    骨碌!

    陈宇身形连忙滚动。那黑灰焰气丝,绝对不能沾。

    他亲眼看到,身旁穿着宝器护甲的一名水月派弟子,被黑色焰气丝一沾之下,化作一堆焦灰,连宝器都焦融了。

    “归元境层次的战斗?”

    陈宇滚落在城墙内一个角落,倒吸一口冷气。

    他反应算是快,再者运气不算太差。一旦被那黑色焰气丝沾上,一般防御宝器,都如同纸糊的一般。

    好在。

    那归元境的战斗。在天际间穿梭,双方下意识的远离战场区域,很快只看到些模糊黑点。

    城墙上的众人,这才如释重担的长松一口气。

    “归元境!好恐怖的实力!”

    “达至这个层次,人类可以脱离大地桎梏,乃至破空飞行”

    两方阵营的成员,敬畏万分。

    “那阴石棺的宿主,到底是怎样的存在,竟然以一己之力。抗衡吕铁祖等三大太上长老。”

    陈宇心有余悸。

    远方天际。

    黑灰焰气和雾霭漂浮的区域。

    阴石棺上,那神秘枯木般的身影,逐渐呈现出一个苍冷如鬼尸的面孔。

    “绝阴老祖!我们三人联手,你纵然修为达到归元境中期。也占不到便宜。不如把胜负,交给后辈们吧。”

    手握灿灿橙光木剑的银发老者,眼眸里一片凌厉自信。

    他就是铁剑门太上长老,人称吕铁祖!

    若非有他这一位王牌的存在。成为对抗绝阴老祖、阴石棺的主力,三宗早已覆灭。

    毕竟。

    在归元境之后,每个小境界的实力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往往,一个境界滞留几十年,都不算稀奇。

    战场上。

    杀伐不断,战斗如火如荼,血腥四染。

    此时。

    夜色中的银月,完全被血色吞没,且逐渐呈现一个诡异的血色圆月,附近血色涟漪,开始浸染周围的虚空。

    随后几日。

    陈宇没有再看到阴石棺和三宗太上长老的身影,这些超级强者,彼此间似乎达到一个平衡。

    此后的战斗。

    陈宇更是小心翼翼,不敢大意。在磨砺拳法剑法的同时,不断积累战功。

    战斗白热化后。

    他“标枪猎魔”的技艺,终于可以在混乱中,时而发威。

    有时候,以标枪远程杀飞禽,也有时候,针对骨魔宫化气后天投掷,哪怕起到一点牵制作用。

    不过。

    面对化气先天,他的标枪只是一接近先天真气层,就会被震得粉碎。

    这一日。

    骨魔宫阵营里,又出现一位超级强者,让三宗阵营,一度陷入危机。

    “三宗,老夫要拿你们的血来祭月”

    一个阴森苍老的声音,响彻于夜空中。

    只见。

    战场中间,一座百丈高的山峰上,飘立着一位暗金长袍的枯面老者。

    枯面老者手握一把漆黑权杖,徐徐往下方一挥。

    呼轰

    一片硕大的黑雾状蛟龙,咆哮惊吼间,携带猛烈的黑气罡风,席卷前方一二十丈。

    “啊啊”

    一声凄厉惨叫中,一名铁剑门的化气后天,被黑雾状的蛟龙卷过,身体支离破碎。

    同一刻,附近十几名三宗成员,血溅当场。

    三宗高层,顿时变色。

    “是骨魔宫主!”

    “此人在昔日的正邪大战中,不仅存活下来,还晋升到归元境。”

    三宗一些资历老的化气境长老,不由动容。

    嗖嗖嗖!

    三宗阵营里,很快蹿出五六道身影,清一色的化气先天。

    这其中。

    陈宇的师尊毛长老,乃至南宫长老,也都在列。

    一共六位化气先天,三人握刀、三人握剑,组成一个奇怪的刀剑大阵。

    嗡哗!

    六把刀剑齐舞,形成一片金银波纹的光气大罩,直径足有二十丈,挡在暗金长袍老者“骨魔宫主”的身前。

    嗤嗤嗤!

    那金银光气大罩中,卷起滚滚的金纹刀芒和银锋剑气,犀利无比的冲卷向骨魔宫主。

    骨魔宫主挥动的黑雾状蛟龙,竟然被绞碎。

    “雕虫小技!”

    骨魔宫主冷笑一声,手中拐杖一晃。上面黑纹电芒一闪,划出一道道长达五六丈的幽黑光弧,传来“噼啪”之声。

    顿时。

    那金银波纹的光气大罩上,一阵摇晃暗淡,浮现几丝裂痕,又迅速愈合。

    与此同时。

    嗖!嗖!

    卢云城里,蹿出一男一女两道身影。

    这二人都是化气境,身上却有一股远胜一般化气先天的强大气息。

    那一男一女,分别是一个面带伤疤的负剑青年,一名娇艳动人的花裳美妇。

    二分迅速逼近骨魔宫主。

    锵!

    其中那伤疤青年。取出一口蓝芒浮动,寒气肆意的晶光宝剑,徐徐一划,便是一大片寒涛般的冰蛇剑影,卷起几丈高的寒冰旋风。

    那花裳美妇,手握一朵奇怪的粉红金莲,先天真气一振,金莲蓦然盛开,绽放出一大片透明的金粉花瓣。泛起涟漪般的波纹,飞扑向骨魔宫主。

    “花剑双邪?”

    骨魔宫主微微动容。

    结果。

    这二人一剑一花,联手之下,产生惊人威能。配合那金银光罩大阵,竟一举震退骨魔宫主几步。

    “花剑双邪?这似乎是楚国威名鼎盛的散修者,竟然被三宗请动。”

    在场不少强者,大出预料。

    卢云城上方的山巅。

    云岳宗的蓝袍宗主。与铁剑门八字胡中年、水月派美妇宗主,三大宗主并肩而立。

    “花那么大代价,请动花剑双邪出战。着实不宜啊。光我云岳门,就拿出了几十斤陨铁。”

    云岳宗主感慨道。

    “我铁剑门拿出的珍稀材料,只在你云岳门之上。”

    八字胡中年发出难听的破锣声。

    “目前看来,倒是物有所值。这花剑双邪乃是具备大气运之人,据说曾继承了一个上古洞府,获得一剑一花两种传承,二人联手,号称归元境下无敌,就算面对普通的归元境,都能抗衡一二。”

    水月派的美妇宗主,含笑道。

    就当三位宗主,在卢云城山巅上,指挥战场大局势时。

    夜空之中,蓦然泛起大片的血色光华。

    波!

    夜空中的血月,其周围浮现的层层血色涟漪,越发的黏稠起来。

    并且。

    那片血色涟漪中,涌来一股铺天盖地的上古气息,亦夹杂着澎湃的血腥之气。

    “那是”

    三位宗主,齐齐失声,盯着那黏稠到极致的血色涟漪。

    只是几个呼吸。

    那些血色涟漪,在荡漾萦绕间,形成一个扭曲如漩涡的血色光幕。

    嗡哗!

    那漩涡旋转的血色光幕,渐渐扩大,直至百丈长宽。

    战场上,同样发生着诡异的现象。

    交战区域的地面上,战死者的鲜血,在土壤中涓涓的流动,在某种神秘力量诱导下,在地面形成一条条血色线纹,如同一个血色大阵,交错间覆盖方圆几十里。

    “这种景象,难道是传说中的”

    云岳宗主身心一震。

    众多的目光,望向天地间的惊人异象。

    连花剑双邪、六人刀剑阵与骨魔宫主的战斗,都停止了。

    “哈哈哈终于出现了!那传闻中的血葬天园,果真是存在的!”

    骨魔宫主一身暗金长袍,在狂风中鼓动。

    “血葬天园!”

    云岳宗主在内三大宗主,齐齐失声,脸上则喜忧参半。

    只见。

    半空中扭曲的血色光幕中,隐约呈现出上古宫殿、灵园、奇花异草、珍灵异兽等模糊轮廓,很多都是传说中才能看到的事物。

    “骨魔宫竟通过与我三宗在此地的旷久战争,利用众多战亡者的鲜血生魂,以血祭之法召出血葬天园。”

    毛长老抬头,吃惊之余,眉宇间亦有几分喜色。

    与此同时。

    雾霭萦绕的骨魔宫营帐里。

    “呵呵!血葬园你终于现身了!”

    一位俊美妖异的血袍男子,凝望天空中血色光幕呈现的景象,自语道

    “通过一场席卷楚国宗门界的战争,终于将你血祭而出,这代价真不小,不枉我策划良久。然而,与你的价值相比,整个楚国宗门界,又何足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