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永恒之心 > 第0179章 铜像罡体

第0179章 铜像罡体

 热门推荐:
    陈宇抵达现场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方浩飞、李大奎二人,与昌师兄三人厮打在一起,只差没有动用宝器。

    看战局。

    昌师兄三人略占上风,但也无法完全压制方浩飞和李大奎。

    方浩飞毕竟从血葬园出来,机遇造化不小,竟然与昌师兄这类炼脏期里的顶尖弟子,分庭抗礼。

    方浩飞、昌师兄的战力,接近恶魔小丑的层次。

    李大奎与另两个炼脏期老油条,拳脚相交,稍微陷入弱势。

    “陈师弟,你来了”

    见到陈宇出现,方浩飞和李大奎在厮打中,稍微一顿。

    然而。

    昌师兄三人却毫无顾忌,趁机加大攻势,内息震啸,在方浩飞二人身上,留下几道伤痕。

    这一幕,则让陈宇面色一沉。

    昌师兄三人的态度,基本是无视他这个领队。

    同一刻。

    附近一些弟子,多是在看热闹,没有劝架。

    包括铁岭矿地的那位“老执事”,眼中隐隐带有一丝玩味。

    “是谁先动手的。”

    陈宇询问报信的两名通脉期弟子。

    “这个”

    两名通脉期弟子,似乎有些忌惮昌师兄三人,不敢随意开口。

    哼!

    陈宇眼眸中涌现一股精神煞意,让两名通脉期弟子,心神气血崩溃。

    “是是昌师兄他们先动手”

    两名通脉期弟子,在那股精神煞威下,声音颤栗,双腿直哆嗦。

    闻言。

    陈宇目光厉芒一闪,掠过昌师兄三人。

    “都给我住手!”

    陈宇低喝一声,身形逼近五人厮打的区域。

    “是陈宇!”

    昌师兄三人见到陈宇逼近,相视一眼,却没有停手的意思。

    非但如此。

    三人拳脚间迸发的外发内息,越发强烈,一股猛烈的劲风,将陈宇一起带进来。

    “哼!”

    陈宇面色一冷,示意方浩飞和李大奎退下。

    方浩飞很机灵,拉着李大奎往后一退。

    顿时。

    昌师兄三人的攻击圈里,只剩下陈宇,且没有丝毫留手。

    蓬蓬轰!

    三人拳脚间带起的隔空劲气,全打在陈宇的身上。

    “哎呀,是陈领队!”

    “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故意的。”

    昌师兄三人,以隔空气劲打中陈宇后,装出一副不小心的意外。

    那昌师兄更是连装都没装,一脸冷淡。

    打中了!

    三人的隔空气劲,合力打中陈宇后,一阵窃喜。

    就算是炼脏期中的佼佼者,一下承担他们三人的气劲合击,只怕也要吃点亏。

    但是。

    在一轮攻势完后,三人面色骤变。

    视野中。

    陈宇一身兽皮甲,屹立原地,纹丝不动。

    无论是衣衫,还是身体,都毫发无损。

    “这”

    昌师兄三人,顿时傻眼了,表情肢体僵硬,如同石化了一般。

    附近看热闹的云岳门成员,一个个陷入呆滞。

    “昌师兄三人的攻击,竟连防御都没破!”

    “陈领队刚才,好像都没运用内息?”

    回想一些细节,众弟子成员们,震惊难以言喻。

    那名老执事,眼中闪过一丝惊异。

    不使用内息或真气,直接以身体硬抗下昌师兄三人的攻击,还毫发无伤?

    这就算是化气境,都做不到。

    就当众人惊疑之时,陈宇出手了。

    “那是”

    老执事心头一震,露出骇然的表情。

    呼唰!

    陈宇单手一挥,一股黑青色的真气,化作一条蟒蛇虚影,掠过昌师兄三人。<p

    唔!

    那攻势中,一股堪比化气境的煞气威压,扑面而来。

    “不!小心”

    昌师兄骇然惊吼一声,运转毕生内息。

    “啊啊”

    昌师兄身旁两人,身心不自主的颤栗,在无形的精神煞威下,连内息都难以凝聚。

    嘭!嘭!嘭!

    黑青色的真气虚影,将昌师兄三人,直接掀飞出去。

    至于三人身上运转的护体内息,如同纸糊的一般,当即碎裂。

    咔嚓!咔嚓!

    不仅如此,昌师兄三人身上的宝器护甲,全部开裂。

    哇!

    首当其冲的昌师兄,吐出一口血。

    另外二人,匍匐于地,面色苍白,身上一片血迹。

    “后天真气!”

    老执事满脸震撼,脱口而出。

    以他的眼界,自然看得出,陈宇凝炼出的云煞真气,比一般真气还要强。

    而且,那攻势中蕴含的精神煞威冲击,堪比化气境威压。

    以至于。

    除了昌师兄,另外两人心神崩溃,连对抗的念头都难以兴起。

    “太可怕了!”

    “陈领队竟然凝炼出了真气,难怪传言,他击败过化气境!”

    一众宗门成员,心有余悸,面带庆幸。

    扑通!扑通!

    昌师兄三人,跪倒或匍匐于地,不敢直视面前的高大少年,尤其是那慑人心魂的凶戾目光。

    那目光只要接触一下,都让人心惊胆颤。

    “这就是陈师弟的实力?”

    不远处的李大奎和方浩飞,心灵震撼。

    方浩飞也就罢了,他在血葬园里,见证过陈宇的奇迹崛起。

    最吃惊的还是李大奎。

    “传闻是竟是真的!陈师弟比肩化气后天,曾击败骨魔宫第一天才梅长青。”

    李大奎心头骇浪滔天。

    犹然记得,他第一次把这个稚嫩少年,领到师尊府邸时的情形。

    彼时,对方仿若随手可以打压。

    难以相信,这些记忆,不过是半年前的光景。

    “你们三个先动得手?”

    全场死寂,只剩下一个淡漠的声音。

    “陈领队我们”

    昌师兄三人,满脸惶恐失措。

    连那颇有些硬气的昌师兄,也显得无语伦次,不敢直面陈宇凶戾慑人的目光。

    现实的落差,给了他重锤一击。

    以他三十岁的年龄,面对化气境的壁垒,迟迟无法跨越最后一步。

    而面前的少年,却凝炼出了后天真气。

    对方随手一击,便瞬间击败自己三人,完全是摧枯拉朽。

    如果在战场上。

    陈宇这一击不留情,便可能灭杀三人。

    “陈领队,确实是昌师兄三人先动的手。”

    “他们抢了最好的房屋,早晨打水的时候,还插队抢水。”

    几名弟子纷纷出声。

    很快。

    陈宇了解到实情。

    这铁岭矿地,环境比较恶劣,土质干旱,附近十几里都没有水源,唯有一个深井。

    今天早晨。

    在打水的时候,昌师兄三人插队,与李大奎、方浩飞争执、厮打起来。

    “哼!如此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们三人竟对同门出手,且在任务期间,懈怠懒惰,不服从管制”

    陈宇面色阴沉,手掌上再度萦绕起几丝云煞真气。

    看那架势,似乎要对三人下更重的惩罚。

    昌师兄三人,吓得魂飞魄散。

    眼下这个少年,绝对有抬手间灭杀他们的实力。

    关键是。

    他们理屈,对方又是领队,在宗门战场的特殊环境下,可以先斩后奏。

    “陈领队,给我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昌师兄深吸一口气,恳求道。

    “陈领队!我们一定会服从您的安排,再不敢违逆!”

    另外两人,声音哆嗦的道。

    此时。

    身前的煞气威压,令得三人为之窒息。这股压力,甚至还略胜宗门里普通的化气后天。

    “下次再犯,我就废掉你们的修为。”

    陈宇收起手掌上的云煞真气。

    闻言。

    三人面色苍白,差点吓尿,连忙感谢饶恕之恩。

    就在当天。

    昌师兄三人,乖乖把三间单独别院让了出来,并按时执勤巡逻,不敢懈怠。

    陈宇也不客气,住进一间别院。

    晚上,别院房屋里。

    陈宇喝下一口第四张药方的淬体药液,便开始修炼铜像功。

    “唔”

    陈宇盘膝而坐,只觉一股冰火交织的古怪气浪,在体内爆发,并沿着脏腑,蔓延到全身的皮肉骨骼。

    相比前三张药方,这第四张药方,在药力上有着质的飞跃。

    三大主材,火灵参、冰雪莲、月灵矿。

    “冰火淬炼,熔炉重铸”

    陈宇脑海中,浮现出铜像功更高层次的法门。

    借助那古怪强大的药力,陈宇对身体进行冰火锤炼,堪称熔炉重铸。

    在冰火双重的煎熬和锤炼下,陈宇潜修苦练。

    那第四张淬体药方,他取名为“冰火药方”,分作三次使用。

    十天后。

    陈宇把唯有的一份冰火淬体液,服用完毕。

    结果。

    他离“铜像罡体”,只差那么一丝丝。

    陈宇并没有灰心,一心苦修元煞神功等方面,也没有落下。

    晃眼间。

    陈宇在铁岭矿山,呆了一个多月。

    身为此地的领队、镇守者,他日常不参与巡逻值守,大部分时间都在苦修。

    终于,在这一日晚上。

    陈宇的铜像功,一举突破到更高层次的“铜像罡体”。

    “给我破”

    陈宇全身肌肉、骨骼,在一层晶灿灿的铜纹闪烁下,呈现千百次的振动,由内到外,散发出一股凝重霸道的气息。

    “轰!”

    陡然间,陈宇全身的铜纹相互贯通,镀上一层铜光晶亮,散发出一股无形罡力场。

    哗啦!

    周身的空气排开。

    那种感觉,仿佛全身体表,穿上一件隐形的金属衣罩。

    “试试铜像罡体的防御。”

    陈宇抓起一块铁矿,往身身前一砸。

    他这一击的破坏力,堪比炼脏巅峰的全力一击。

    嘣咔!

    结果,那铁矿还没完全接触皮肤,就被无形的罡力场给震得粉碎。

    紧接着。

    他又抓起一块铁矿,附加上“云煞真气”,往手臂上一砸。

    这一次,是堪比化气后天的一击!

    铛嘣!

    陈宇手臂上的铜光晶纹,蓦然一闪,旋即一股无形罡力场,把附加真气的铁矿震开。

    “如此看来,化气后天的普通攻击,都难以破我的铜像罡体?”

    月初,求点月票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