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永恒之心 > 第0420章 郁闷的燕国太子

第0420章 郁闷的燕国太子

 热门推荐:
    “陈兄,抱歉了,我之前答应了叶姑娘,待会她若是看上什么,我就拍下来送给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燕国太子直言不讳。

    他相信,一般的女子都很喜欢看到优秀的男子大胆直白是示爱。

    同时,他的理由也非常的合适。

    因为他之前许下了承诺,他此时的行为,反而说明他是个重诺守信之人。

    只怕一般的女子,此刻已经被燕国太子打动了几分。

    “陈兄弟若真的想拍下此软甲,只要在价格上让我服气,在下没有任何怨言。”

    燕国太子继续说道,表现出十分慷慨,毫不介意的样子。

    他目前并不想和陈宇闹翻,毕竟他还想要陈宇手中的火鳞兽。

    但此刻,不正是展现自己资金实力的机会吗?还能赢得美人的芳心。

    “好说好说,我只是临时起意,或许洛凤并不喜欢这件软甲。”

    陈宇十分平淡的说道。

    不过还真被他蒙对了,此刻叶珞凤不喜欢那件“白凝冰玉甲”。

    她对陈宇十分了解,此刻已经明白,陈宇是在故意引诱燕国太子浪费元石。

    至于最后,自己接不接受那件软甲,他好像并不关心。

    想到这里,叶珞凤心中一阵失落,神色又恢复了冰冷,对那件白凝冰玉甲一点也不感兴趣了。

    不过又想了想,她现在的身份是陈宇的侍女,陈宇利用她来做这些事,一点也不过分。

    作为侍女,不就应该帮主人分忧吗?

    燕国太子始终注意着叶珞凤,他从叶珞凤脸上看到了失望之色。

    他心中大喜“陈宇在我面前服软,叶珞凤已经对其失望,如此机会,我不能错过。”

    “八千四。”

    水月派一名长老叫价。

    “八千六。”

    夏雨仙子对这件软甲也十分渴望。

    “九千!”

    燕国子声音响亮,一副事在必得的样子。

    另外,他也早早的跟吕铁祖沟通过,所以对方没有插手。

    “九千二。”

    陈宇象征性的喊了喊。

    很快,这件软甲便突破了一万大关。

    但女人就是舍得,再加上这件软甲极为漂亮,性能也不错,火热度依旧未减。

    “一万四。”

    燕国太子一咬牙。

    为了得到美人的青睐,他豁出去了。

    此刻,这个价格,已经有些高,只有少数几人还在竞争。

    再加上燕国太子的身份,他们更有些犹豫。

    “一万五!”

    陈宇忽然开口,直接加价一千,令场下一阵哗然。

    “太子殿下,这是我最后一次出价,你若对此物势在必得,在下只能拱手相让了。”

    陈宇十分客气的说道。

    说到这个份上,燕国太子若是放弃,那也太窝囊了。

    况且陈宇说了,这是他最后一次加价。

    “一万五千五!”

    燕国太子加价五百,显得他资金雄厚。

    最终,白凝冰玉甲被燕国太子以一万五千五的价格得到。

    很快,这件极品宝器便送了过来。

    “洛凤姑娘,这件白凝冰玉甲,就算我们初次相遇的见面礼了,希望你喜欢。”

    燕国太子送东西,都能想到一个十分合适的理由,他很有礼貌的道。

    “我不喜欢。”

    叶珞凤直言。

    她此刻真的不喜欢这件软甲。

    “这”

    燕国太子一下子愣住了,叶珞凤怎么会不喜欢这件软甲?

    “看来是我猜错了。”

    陈宇微微摇头。

    燕国太子有些尴尬,他这才想起来,叶珞凤并未说过喜欢这件软甲,所以此刻叶珞凤这样拒绝他,燕国太子也不能说什么

    “叶姑娘,这是燕国太子的一番心意。”

    陈宇劝说起来。

    燕国太子看向陈宇,还以为陈宇犯傻了呢,竟然帮自己劝叶珞凤收下软甲。

    然而陈宇接下来的话,令燕国太子面色一黑。

    “你如果不喜欢,可以送给其他人,燕国太子想要送礼,如果没送出去,只怕会有损皇族颜面。”陈宇道。

    一旁,陈颖儿眼珠子顿时一亮,她非常喜欢那件软甲,但品阶太高,且价格实在昂贵。

    “嫂子,你不喜欢的话,送给我,给我!”

    陈颖儿欢呼雀跃的道,一双水灵眼眸带着期盼之色。

    “嫂子?”

    叶珞凤听到对方的称呼,面色古怪起来,但内心却不知怎么的,高兴了起来。

    “好。”

    叶珞凤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多谢了。”

    陈颖儿一喜,来到燕国太子面前,接过白凝冰玉甲,笑道“我代洛凤姐姐收下了,多谢太子殿下。”

    燕国太子一脸呆滞,愣在原地。

    这一刻,他内心十分复杂,陈宇、陈颖儿、叶珞凤三人的对话,对他造成了太大的伤害。

    “太子殿下真是慷慨,如此贵重的礼物,就这么送人。”

    陈宇夸赞一句。

    燕国太子内心十分不爽,暗骂了陈宇几句,但他还是借着陈宇的夸赞,再次提及火鳞兽的交易“陈兄,你若是将火鳞兽交易与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十六万,如何?”

    燕国太子在之前的基础上,加价一万。

    陈宇没有回答,而是忽然喊价“五千三。”

    此刻,拍卖场上正在拍卖一种珍矿。

    正好,这也是陈宇委托拍卖的。

    陈宇一出价,对面的吕铁祖顿时冷笑一声“五千六。”

    随着两人的不断叫价,这一块珍矿的价格,很快便超过了原本的价值,因此其余人基本上放弃。

    “这两个死对头又开始较劲了。”

    “看来,接下来只要有他们两人竞争的东西,其他人基本就得不到了。”

    不少人只能低声抱怨。

    “这样也好,等真正的压轴物出场后,吕铁祖和陈宇手中元石肯定不足,就少了两个竞争者了。”

    燕国一名化气巅峰笑道。

    “没想到吕长老堂堂归元境,对这块钨铁矿也感兴趣。”

    陈宇笑了一声,没再竞价。

    “本长老的确不需要此物,只是将其拍下来,送给门下天骄,毕竟以后的铁剑门还得靠他们。”

    吕铁祖露出一副淡笑。

    此话一出,铁剑门诸多弟子振奋不已,对宗门太上长老更加崇拜。

    最终,这块矿石以七千九的价格,被吕铁祖得到。

    “总之还是得多谢吕铁祖,不然我的这块钨铁矿也卖不到这么高的价。”

    陈宇笑道。

    “该死,又是这小子自己委托的物品。”

    吕铁祖内心暗骂。

    但好在,燕国太子承担四成的费用,他也不算太亏。

    “血阳石,蕴含血道力量和火道阳力,既可用于铸造宝器,也可用于修炼之中,而且此血阳石品质较高,起拍价四千五百下品元石,每次加价不低于两百元石。”

    血阳石算比较珍贵而稀有的矿石,既可用于炼器,还能用于修炼,特别是对血道修行者,作用最大。

    另外,这血阳石也是陈宇在竞拍前,看中的一样物品。

    “帮我拍下血阳石。”

    陈宇忽然给叶珞凤传音。

    他不是怕吕铁祖给他抬价导致太高价格。以陈宇手中的元石,他并不在乎这个。

    陈宇之所以让叶珞凤出手,自然是想坑燕国太子的元石。

    燕国太子和吕铁祖暂时联合,坑燕国太子,就相当于坑了他们两个人。

    “好。”

    叶珞凤知道陈宇在想什么,作为侍女,她没有理由拒绝。

    “四千七!”

    紫云宫一名化气境强者出价。

    “五千。”

    不一会儿,价格飙升到七千。

    “七千二。”

    叶珞凤忽然出声。

    这一次,燕国太子眼睛顿时一亮。

    之前,叶珞凤的确没说过需要白凝冰玉甲,不接受他的送礼,完全正常。

    但此刻,叶珞凤亲自竞价,那肯定是需要这块血阳石。

    “叶姑娘,此物就由在下代你拍下吧。”

    燕国太子露出迷人微笑,立即叫价“八千!”

    “九千!”

    一间被红色帘子遮住视野的贵宾席内,传出一妩媚动人的声音,有种勾人夺魄之效,令不少男子遐想翩翩。

    她一加价就是一千,显然是势在必得。

    “有些耳熟。”

    陈宇耳朵微动。

    “九千三!”

    燕国太子眉头微皱。

    “九千六!”

    那动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她?”

    再一次听到对方的声音,陈宇听了出来。

    当初,他从凌剑宗前往齐国战场,途中遭遇一血月组织归元境的拦截。

    但最后,陈宇没有杀她,反而与那妖艳女子建立了一种关系。

    “一万!”

    燕国太子音调大了起来,走到窗口,将自己的身形展现出来,希望通过自己的身份,震慑住对方。

    “一万一!”

    那妖艳女子继续加价。

    血月组织那么强大,他们明显是不缺元石。

    “阁下能否给在下一个面子,一万一千五百!”

    燕国太子面色微沉。

    他意识到,对方身份可能也不简单,所以沟通起来。

    “一万二!”

    妖艳女子身为血月组织的归元境,自然不会给一个化气境的面子。

    “一万三。”

    燕国太子眼睛一红,豁出去了。

    此刻,他若是失手,不仅在叶珞凤心中形象大跌,更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丢了他燕国太子的面子。

    “算了,姐姐给某人一个面子,不跟你这个小辈争了。”

    妖艳女子看了一眼燕国太子的贵宾席,目光在陈宇身上滞留一下,没有再出价。

    然而这句话,却令燕国太子更加难堪。

    对方不给他燕国太子这个身份的面子,而是因为其他人,才不跟他竞争。

    “或许是我父王或者燕国的某位强者吧。”

    燕国太子这样安慰自己。

    不一会儿,一名女侍将血阳石送来。

    “叶姑娘。”

    燕国太子尽量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送上血阳石。

    叶珞凤面色依旧冷淡,接过血阳石“谢过太子殿下。”

    燕国太子内心大喜,乐开了花。

    然而下一刻,叶珞凤的动作,令燕国太子愣在了原地,呆若木鸡。

    只见,叶珞凤双手拿着血阳石,向陈宇递了过去。

    而陈宇带着满意之色,伸手取走血阳石,微微打量了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