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永恒之心 > 第0631章 接连惨死

第0631章 接连惨死

 热门推荐:
    黑心老大和陈宇交手不久,便吃了个亏,虽然有他轻敌的成分,但归元境后期能够让凶名赫赫的黑心老大吃亏,也着实令人感觉不可思议。

    就在此时,另一边的赤炎王,血脉全开。

    一股炙热的火焰力量自他体内波动开来,他浑身赤红,火焰腾腾,散发着灼热的温度,如同黑夜中的骄阳。

    在杨家这半年,赤炎王也没闲着,再加上他有金翅凤的妖核,修为早已到达归元境后期巅峰。

    对面的断头恶人,面色凝重起来。

    “两大半步空海境助力!”

    杨家老祖神色一怔,旋即面色狂喜。

    这头火麒麟是归元境后期巅峰的修为,但拥有圣兽血脉,其真实实力,恐怕比一般半步空海境都要强。

    如今的局面,变成三对三!

    甚至杨家老祖还感觉,反而是自己这边占据优势。

    难以想象,陈宇不仅自身实力强悍,还有一只如此强大的灵宠。

    一出手,便扭转了战局!

    “严寒山,受死!”

    杨家老祖目光怒瞪而去,挥手间两道气势汹涌的紫焰光柱,贯穿而去。

    “该死,怎么会这样?”

    严寒山从吃惊中恢复过来,面目阴沉,嘴中骂着。

    陈宇再一次坏了他的事,而且这一次,更严重!

    嗡!

    面对杨家老祖的忽然攻击,严寒山将大量真元贯入冰寒玉甲之中,稍微催动冰寒玉甲的防御力。

    只见他身体四周,寒力凝结,化作一个稀薄的寒冰光罩。

    轰!嘭咔!

    杨家老祖的攻击降临而来,将寒冰光罩击碎。

    剩余的攻击威能再落到严寒山身上时,对方身穿冰寒玉甲,将其挡下,并无大碍。

    不过,严寒山以半步空海境的修为,勉强催动上品顶尖灵器,所消耗的真元是十分庞大。

    杨家老祖也不急,决定将严寒山真元耗尽,到时候,对方还不是任他宰割。

    另一边,黑心老大轻敌吃亏之后,开始全力对付陈宇。

    轰砰!

    他背后凝聚出的两只黑色爪子,灵活自如,与陈宇的剑光不断碰撞,并时不时的对陈宇发动攻击。

    “魔鳞护体!”

    陈宇催动第二条魔纹。

    在魔风剑域中,防御战技也得到略微的增幅,陈宇四周的魔鳞护罩,比平常加厚了些许。

    蓬!

    黑心老大的一只爪子,轰击在魔鳞光罩之上,并没有击碎。

    嗤嗤!

    他立即控制爪子撕扯、刺戳,在魔鳞护罩之上,留下十几道凹痕还有一些孔洞。

    就在此时,陈宇发动反击。

    魔光剑旋!

    他连续挥动魔蛟剑,一道道漆黑剑光飞射而出,形成一个黑色漩涡,冲击而去。

    在魔风剑域中,这一招威力更强。

    “好强的一击!”

    黑心老大感受着陈宇释放出的攻击,内心凛然。

    他感觉,陈宇的实力,只怕都不弱于严寒山。

    灭心爪!

    黑心老大背后黑雾腾腾,两只黑色巨爪合在一起,向前轰击而去。

    黑色的狰狞手掌,带着毁灭一切的可怕气息,轰杀而出。

    蓬轰!

    两股绝强的力量,猛烈相撞,掀起一股真元爆炸。

    但陈宇的攻击更胜一筹,一股狂霸的剑气旋风,向黑心老大冲击而去。

    黑心老大的实力,比之昆云界的寻常半步空海还要强许多。

    若换做昆云界的执法圣卫,陈宇有把握这一招就将其击退重创。

    阳明剑指!

    陈宇调动血琉焰,趁乱再次攻击。

    咻!咻!

    两道血色剑光,穿透层阻碍,刺向另一端的黑心老大。

    黑心老大身上的黑红披风飘动而起,四周形成一个红纹光罩。

    叮!

    第一道剑指,从红纹光罩旁边擦过,留下一道凹痕。

    噗!

    而第二道剑指,一下子穿透了红纹光罩,射入黑心老大的手臂中,血液顿时从血孔内流淌而出。

    陈宇的阳明剑指,已经达到大成境界,配合血琉焰,威力惊人。黑心老大的防御灵器,都难以阻挡阳明剑指强大的洞穿力。

    “混帐东西,又伤我!”

    黑心老大愤怒嘶吼。

    受伤很正常,但他无法接受被一个归元境后期击伤。

    “三爪灭心!”

    黑心老大暴喝一声,背后黑雾翻滚,形成第三只狰狞的黑爪,庞大的冰寒煞气弥散开来。

    嗖!嗖!嗖!

    三只黑爪从他背后飞出,游走在陈宇四周。

    忽然!

    三只狰狞的黑色巨爪,从三个方向,一齐进攻陈宇!

    这是黑心老大的绝杀一击,至今为止他交手的半步空海境中,还没有人能安然无事的抵挡住他这一击,更多的是重创甚至惨死在他这一招之下。

    “魔鳞战铠!”

    陈宇面色镇定,催动第三条魔纹。

    一瞬间,他身上凝现一具黑铠。

    轰!

    三只黑色狰狞巨爪,从三个方位,同时降临,轰击在最外层的魔鳞光罩之上。

    嘭咔!

    三只爪子同时发力,将魔鳞光罩给捏碎。

    接下来,三只爪子轰击在陈宇的魔鳞战铠之上。

    蓬!

    强大的力量,全部倾泻在陈宇身上。

    魔鳞战铠迅速出现一层层裂痕,然后崩裂开来。

    突破两层防御之后的三只魔爪,威力大减,落在陈宇身上,留下十几道浅浅的爪痕后,便溃散开来。

    以陈宇强大的自愈力,这点伤势顷刻间便能恢复。

    咚咚!咚咚咚!

    陈宇心脏爆发,在这一瞬间冲向黑心老大。

    施展三爪灭心之后,三只黑心爪全部消散,这是黑心老大最虚弱的时候。

    “怎么可能?”

    黑心老大面色大变,目瞪口呆。

    陈宇竟然成功挡下了他的三爪灭心!

    眼看着陈宇杀来,黑心老大慌了神,甚至心中出现惧意。

    轰!

    陈宇心脏爆发,速度力量倍增,施展魔龙御影之下,爆发出一股惊人的风吼声,他一瞬间便欺近黑心老大。

    魔蛟剑刺出,其上血焰缭绕!

    黑心老大连忙用身上的披风阻挡。

    陈宇一剑刺在披风之上,虽未将其刺破,但强大的力道,透过披风依旧刺破了黑心老大的皮肤。

    轰呼!

    同时,血琉焰的力量,爆发出来,在黑心老大的身上疯狂燃烧。

    “死吧!”

    陈宇趁胜追击,一拳猛的砸下。

    黑心老大身穿防御灵器,刀剑之类的兵器,反而不如拳头造成的伤害大。

    轰砰!

    强大的力道,轰击在黑心老大的脏腑内,令其顿时喷出一口鲜血。

    紧接着,陈宇第二拳、第三拳、第四拳

    嘭嘭嘭

    只听见见一连串的惊人爆响,黑心老大如同沙包般,瞬间被陈宇轰击了近百拳。

    最后一拳落下,狠狠砸入黑心老大的身体,将其心脏砸碎。

    嗖!

    黑心老大的尸体化作一道黑色流光,向后方倒飞百米之远,在地上砸出一个几丈宽的大坑。

    而另一边,赤炎王根本不用全力出手,断头恶人便被追着打。

    此刻的断头恶人,浑身上下一片焦黑,四处逃窜。

    当其看到黑心老大被陈宇击飞之后,更是吓的一个哆嗦,立即逃走。

    “死吧!”

    但赤炎王岂会让他逃走。

    轰!

    赤炎王浑身火焰腾腾,飞冲而出,冲撞在断头恶人身上。

    强大的圣兽体魄力量,将断头恶人的浑身骨头撞碎,一股庞大炙热的火焰力量,贯穿断头恶人的身体。

    嗖!

    断头恶人的尸体,也跟黑心老大一样,飞出百米之远,砸落在地,再也没起来。

    另一边,严寒山正与杨家老祖缠斗。

    严寒山已经得到冰寒玉甲,早就准备撤退,此刻已经远离了杨家上空。

    但杨家老祖怎么会放过严寒山,一直将其拖住。

    杨家老祖中毒受伤,而严寒山有冰寒玉甲,两人竟是斗的不分上下。

    “不好”

    严寒山忽然有所感应。

    咻!咻!

    暗夜中,两道血红的剑光,一闪而逝,逼近严寒山。

    之前被陈宇的阳明剑指偷袭过,这一次,严寒山提前察觉。

    但察觉到了,不代表能全躲开。

    杨家老祖趁机发力,全力进攻,牵制住严寒山。

    叮噗!

    两道阳明剑指,全部刺中严寒山。

    第一指刚好落在冰寒玉甲之上,被挡住。

    但第二指责贯穿了严寒山的大腿,血液瞬间流淌而出。

    “该死,黑心老大和断头恶人难道逃了?”

    严寒山灵识一扫,发现陈宇和赤炎王从后面包抄而来。

    下一刻,赤炎王、陈宇还有杨家老祖三人的攻击,全部降临而来。

    严寒山感受到强烈的生死危机,立即催动冰寒玉甲。

    轰砰!

    他没有炼化此宝甲,发挥出的有限防御力,被三人的攻击吞没。

    严寒山身躯一阵晃动,猛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冰寒玉甲,回!”

    老祖运转精神力,沟通冰寒玉甲。

    顿时,冰寒玉甲微微颤动,就要脱离严寒山的身体。

    这个时候,严寒山若是与杨家老祖较劲,争夺冰寒玉甲,必定会被陈宇和赤炎王杀死。

    “啊”

    严寒山发疯般的嘶吼一声,放弃冰寒玉甲,迅速撤退。

    “哪里走!”

    陈宇施展魔龙御影,迅速接近严寒山,一剑横扫而出。

    叮叮嘭!

    陈宇逼近严寒山,两者迅速挥动灵器,一瞬间交锋十几招。

    陈宇防御力强大,无所畏惧,攻击一往无前。

    而严寒山刚才连续催动冰寒玉甲,此刻所剩真元不多,他更没有陈宇强悍的防御力,交手之后便落入了下风。

    轰!

    陈宇一剑斩向严寒山的脑袋。

    严寒山浑身汗毛乍起,急忙向左侧移动,避开了魔蛟剑。

    但魔蛟剑上狰狞的尖刺,划中了严寒山的耳朵,十分暴力的将其切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