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永恒之心 > 第917章 想去就去

第917章 想去就去

 热门推荐:
    “敌人撤退了。 .”

    众人不由松了口气。

    烽少祖突然杀来,令他们措手不及。

    幸好天宇尊者挡住了对方,否则他们将损失惨重。

    “天宇尊者……真的死了?”

    有人难以相信,脸上浮现一丝悲伤。

    那么惊艳绝世的天才,就这样死了吗?

    虽然有些难以接受,但天宇尊者的确是消失了,在烽少祖和幽樱王的攻击下,尸骨无存。

    “哎,天宇尊者的陨落,本王也有过错。”

    统领叹了一声,十分惋惜的道。

    陈宇这样的天才,若能成长起来,必定能成为南域中流砥柱。

    “暗羽王,你为何不救天宇尊者?”

    统领瞪向暗羽王,出声质问。

    “统领,刚才的情况实在危机,我有伤在身,实在是爱莫能助。”

    暗羽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旋即又露出一丝委屈道:“而且统领你也看见了,陈宇故意将烽少祖引到我这里来,我差点就被他害惨了。”

    但实际上,他心中高兴的不得了,恨不得立马回去庆祝。

    陈宇死了,寂血谷主肯定会心痛的不得了,副统领的位置又空了出来。

    “大人,高明。”

    不远处的青烈尊者传音道,心中十分欣喜,副统领的位置,马上就是他的了。

    “派人传讯给黑魔谷,天宇尊者已死。”

    统领仔细检查了一遍,没有现什么线索,随后吩咐道。

    ……

    另一边,陈宇跟随血族队伍,返回敌人的城池。

    途中,陈宇装作伤势太重,很少说话。

    但有一名半步王者,似乎跟陈宇伪装的这名血族关系不错,说个不停。

    陈宇也从对方的口中,得知了许多有用的消息。

    他顶替的这名半步王者,是一名大队长,名叫“余达”。

    “余兄,伤势严重吗?”

    血族半步王者问道。

    陈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看来自己的表现,与之前的余达有些不符,令他感觉不对劲。

    “有些严重,那可是王者攻击,估计得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痊愈。”

    陈宇将伤势说的十分严重,这样的话,他就算表现的奇怪,也不会太引人注意。

    “必须离开这里,否则身份容易暴露。”

    陈宇心中开始计划。

    呆在军中,熟悉他的人较多,暴露身份的可能性较高。

    他想调查无心血毒的解药,也不可能呆在这里调查。

    还有烽少祖,他之所以赶来这里,是为了杀陈宇,定然也不会留在这里。

    “再去血海界?”

    陈宇想了一会,只想到一个地方。

    对于常人而言,潜入血海界,难如登天,可陈宇怎么感觉,血海界自己是想去就去。

    做出决定后,陈宇就找到了幽樱王,以养伤为由,辞去大队长一职,返回血海界。

    幽樱王并不愿意,毕竟如今他们的整体实力,不如敌人,打算挽留陈宇。

    但陈宇主意定了,肯定不会留在这里,幽樱王无法勉强陈宇,只能同意。

    “这个余达,竟然敢忤逆本王。”

    幽樱王内心有些不悦。

    若有机会,她不介意让余达知道,面对凝星王者,就该尊敬服帖。

    “五日后,烽少祖也将返回血海界,到时候,你随少祖一起,保护少祖安全。”

    幽樱王冷冷的吩咐了一句。

    这一点倒是出乎陈宇的意料,可能烽少祖以为自己死了,才准备回到血海界。

    与之同行的,不仅只有陈宇一人,还有其他近期准备返回血海界的血族。

    五日之后,所有血族共乘着一艘战船,与烽少祖一起,离开了此地。

    “只要与烽少祖搞好关系,趁他不备进行偷袭,定能将他干掉。”

    陈宇内心暗道。

    不过他还是决定,去血海界一趟,调查无心血毒解药相关。

    如果没什么收获,在进行暗杀封无血的计划。

    床舱内,封无血略微皱眉。

    “陈宇明明已经死了,为何我的心神如此不宁?”

    烽少祖心情莫名的烦躁,同时有一种十分微弱,难以言喻的不安。

    “此次回到血海界,还得请糜先知占卜一下,陈宇究竟死了没!”

    烽少祖内心暗道,这才是他返回血海界的原因。

    他感觉陈宇身怀不灭体质,擅长防御,应该不至于尸骨无存。

    实际上烽少祖内心对陈宇十分忌惮,他一定要确定陈宇的生死。

    一个多月后,众人抵达血海界。

    由于是凝星境烽少祖的队伍,检查并不严格,陈宇安然通过,又一次成为了血海界的一员。

    “如今我的身份,修为是半步王者,可以直接居住一环。”

    陈宇心中暗道。

    随着修为的提升,潜入血族后,也更加方便了,不用像上次,从三环慢慢爬到一环去。

    不过,陈宇不知晓自己原来的洞府在哪。

    于是他来到负责管理一环杂物的地方,准备直接更换一个洞府,免去麻烦。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道声音。

    “余达,你竟然回来了。”

    只见不远处,有一头高大的黑熊,在它身旁,还有一男一女。

    “回来养伤。”

    陈宇不知来者是谁,中规中矩的道了一句。

    “哈哈哈,我看你是脑子受了伤吧。”

    黑熊大笑起来。

    陈宇眉头微皱,没想到刚来到血海界,竟然遇到了仇家。

    只不过,对方跟余达究竟有什么仇,陈宇并不知晓。

    “竟还打算更换洞府,你以为换了洞府,我们就不知道你回来了?”

    黑熊猛喝一声,一脸倨傲。

    陈宇眉头一皱,顿时冷喝:“滚!”

    既然是仇人,就没必要废话了,对方的修也是半步凝星境,不用畏惧什么。

    血族弱肉强食,软弱只会引来其他血族的欺辱,只有强者才能享受尊敬。

    陈宇不知道以前的“余达”,有多么窝囊,但自己绝不会窝囊的过。

    黑熊愣了一下,余达竟然跟让他滚。

    “余达,我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敢这么跟我说话。”

    黑熊怒了,身上气势勃。

    “再不滚,别怪本尊不客气。”

    陈宇面色一冷。

    “混账。”

    黑熊彻底怒了,他旁边的两人,是他今日招待的客人。

    结果,自己在客人面前被陈宇不断侮辱,颜面丢尽,他岂能咽下这口气。

    除此之外,黑熊记得余达刚才说,他是回来养伤的,如此黑熊的胆子就更大了。

    轰!

    它体内腾起一股澎湃血流,环绕手爪之上,猛拍而出,一道狂暴的血色利爪,忽然轰出。

    黑熊直接出手,准备狠狠教训余达一顿。

    “敬酒不吃吃罚酒。”

    陈宇面色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直接动手。

    既然如此,陈宇也不会客气。

    唰!

    他从储物空间,取出一柄三丈长的幽黑巨锤,这是余达之前使用的武器。

    轰砰!

    面对黑熊的一击,陈宇微微运转半步元力,一锤子击打而出。

    瞬间,那狂猛的血色利爪,被陈宇直接砸的粉碎。

    唰!

    陈宇迅逼近黑熊,一锤子抡起,砸向黑熊。

    “你骗我,你没受伤!”

    黑熊面色顿变,陈宇刚才表现出的实力,那是受伤的样子,甚至比以前还强大了不少。

    黑熊体内两只手爪拍击而出,半步元力闪耀刺目星辉。

    轰砰!

    然而两者交锋的瞬间,黑熊的攻击被粉碎,那一锤子落在他的爪子之上,直接砸断对方一条手臂。

    黑熊身形向后翻滚七十多丈远,砸进一个血色池塘里。

    “余达,你回到血海界,不去给‘青承王’道歉,竟还敢伤我,你……你等着!”

    黑熊爬了起来,羞怒无比,嘶吼着。

    说完后,他迅撤走。

    “青承王?”

    陈宇面色顿沉。

    没想到“余达”真正的仇敌,不是那只黑熊,而是一名王者。

    虽然令人头疼,但陈宇并没太在意,顶多再换一个身份便是了。

    跟黑熊一起的一男一女,此刻带着异样的目光,仔细打量陈宇。

    “我听说余达在一次任务中,杀了‘青承王’的堂弟,后来就跑到战场上去了,没想到他又回来了。”

    “这余达胆子不小啊,回来后又打了青承王的人,这也太嚣张了吧。”

    “呵呵,等青承王回来后,他就嚣张不起来了。”

    四周有几名血族吸引而来,议论了几声。

    ……

    另一边,烽少祖来到一环核心区域。

    这里一片汪洋血海,上面有不少小型岛屿、洞府。

    糜先知的住处,在一座小型山峰上,山峰顶端,有一处简陋的楼,四周共有一百零八根石柱。

    “糜先知,本少祖有事请教。”

    烽少祖在楼千里外大声道。

    片刻后。

    “少祖请进。”

    话音刚落。

    眼前错乱而立的石柱,移动起来,排成两列,中间形成一条通道。

    烽少祖顺利通过,来到楼上。

    “少祖有何事?”

    糜先知盘坐在蒲团上,长与胡须散落在地。

    “糜先知,我想请你帮我占卜一个人的生死。”

    烽少祖郑重道。

    “不知是谁的死活,让少祖如此牵挂?”

    糜先知睁开眼眸,暗红色的瞳孔深邃无垠。

    “……陈宇!”

    烽少祖坦言。

    糜先知眉头微微一皱,他之前就有不好的预感,自己将会遇到难题。

    难道指的是这个?

    占卜一个人的生死,对糜先知来说,其实是很简单的事,只要对方不是凝星王者中的顶尖强者,又或者玄冥境帝主。

    可偏偏陈宇……让他有些难办。

    在烽少祖面前,糜先知不愿承认这点小事自己办不到。

    “老朽试试。”

    糜先知拾起身前的木杖,准备占卜。